空余

白首如新,倾盖如故。

微博:靳如一夜東風來

求助小天使౿(།﹏།)૭!!![二哈]之前看过的一篇獒龙文,他俩一个肖门一个秦门,忘记了有啥冲突肖门有麻烦需要秦门解决,但是秦门有一个要求,就是要肖门的一个人嫁过去给龙当老婆(嘴上是这么说),最后继科去了,然后就忘记了[泪]…………那个小天使看过啊!能给指个路嘛!! ​​​(;´༎ຶД༎ຶ`)

好久以前的大纲……(有缘……

【鸣佐】 下雨了

 

设定:现代大学校园  全员有  鸣人佐助恋爱关系

薛式be情歌(排版将就下,人物ooc 错别字都是我的锅)   

(不知道能不能表达出来,这里下雨有的是现实的下雨,大部分是鸣人内心在下雨)

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偷偷的下雨的时候月亮偷偷的

慢慢的街上的人群慢慢的安静

 

 

鸣人赶到南贺川河边时,大脑嗡嗡作响,看着十米开外的小樱扑在一个人身上,身体不住抽动。停下脚步的鸣人看了看周围,警车,救护车,还有人来人往。他们的嘴在动,他们在说什么?为什么我听不见?什么声音?!啊,在下雨啊,真好啊,是佐助最喜欢的雨呢………佐助………!大脑像是被猛击了一下。警笛鸣的声音,救护车急救的声音还有耳边沥沥的雨声一下子都窜了进来。

“抱歉,患者溺水窒息时间过长,已经……”医生低沉的陈述。鸣人慢慢的走了过去,蹲下,紧握的双手松开,拉开盖单。那张脸还是和平时一样,略微苍白的脸,眉毛微微紧簇,卷翘的睫毛在眼底留下一片青色,嘴角的弧度都是一样,就是你平时睡着的样子啊,佐助。颤抖的手抚摸着苍白的侧脸。

“我答应过你的,我会做到的,佐助,相信我。我……真的有做到,你看看啊!”鸣人看着佐助,从脸上慢慢的挤出一抹可称之为笑容的东西。

 

“不可能!医生,拜托你,我求求你了!”粉色头发的女生眼泪不住的滴落,手紧紧的握着白色盖单下苍白的手。“小樱,别这样好不好,佐助君……佐助君他已经醒不过来了!”一旁黄色长发女孩红肿着眼睛大声的低吼着。

 

 

 

 

我在想你可以不必掩饰了

那雨会停的就随你去了

 

 

【木叶大学大四学生宇智波佐助勇救三名溺水孩童】XXX

【汹涌南贺川中勇救三孩子,感谢你宇智波孩子,一路走好】XXX

鸣人看着手机上弹出来时事新闻,抬手关了手机。看着窗外依旧下着的雨,雾气蒙蒙,像要把人淹没进去。


 “佐助!为什么嘛……外面在下着雨呢,而且还是周日啊!我们别去了吧,就一次好不好,你看出去虽然打着伞但是身上还是被雨打湿了,而且还潮潮的,超级超级不舒服的说!”鸣人尽量表现出自己最可怜兮兮的表情,还觉得不够又摇了摇佐助的手,佐助皱着眉看着这个都快二十岁还撒娇的人,“真是够了!把你那恶心的表情收一收啊!吊车尾的!我昨天的饭都要吐出来了!”佐助一把甩开鸣人温度略高的手。“好的!那我们今天就在赖床吧,哈哈哈,啊,好舒服,下雨天就应该睡懒觉的说”鸣人蹭了蹭枕头声音舒服的都变了调。

“有那么不喜欢雨天吗?鸣人” 佐助看着窗外的雨轻声说道,“不喜欢!阴沉沉的,让人高兴不起来的说,佐助喜欢?” “嗯,” “欸???为什么啊?” “你看他们,下过那么多场雨,我觉得每一次都是他们,一直都是他们,在他们的每一个形态中看过了人间百态,向人们传达着什么,祝福,悲伤亦或是平淡,只是我们不懂罢了,循环往复。” “啊,佐助你是不是看书太多成书呆子了啊……啊啊啊!别打我!别用那本书,那是你最喜欢的那本啊……哈哈哈,佐助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,啊啊啊啊我错啦…………”


“佐助………你在说些什么………”

原谅我,失约了。

无声的眼泪不断,有什么东西被雨带走了。

 

 

 

 

雨还在下像在说话

他敲打我的窗叮叮当当

恋爱的季节勉强不如放下

 


 「佐助:还好吗?我很好的哟,有每天好好吃饭,好好吃蔬菜,唔,对了还有你喜欢的番茄!今天也在下雨啊,感觉被子都潮潮的,不过是你最喜欢的那种雨啊!淅沥沥的,声音真好听啊。

我好想你啊,佐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鸣人   周日,小雨。」

 

 

 

雨还在下你听得见吗

是我的思念滴滴答答

滴入你的心就会想起我

 

 

「佐助:你还好吗?没有迟到哦,每天都有按时的写,你也会准时到收到,哈哈哈。跟你说啊,没想到平时嘴上说着麻烦的家伙,就是鹿丸那家伙啊,确实最先有女朋友的说,唉,下次见面我一定要揍他,我竟然是最后才知道的说。佐助,今天这里也下着雨呢,也不是太大,总是有滴滴答答的声音,你说他在说什么呢。

 

佐助,我好想你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鸣人     周日,小雨。」

 

 

 

 

雨还在下像在寻你

它敲打我的窗说找不到你

这样的季节就会特别想你

 

 

「佐助:还好吗?这里的雨还是没有停啊,今天出门买番茄的时候看见一个人,背影长得好像你啊,哈哈哈,我拿在手上的番茄都掉了。对不起呀,你最喜欢的番茄摔了一地,你看见估计又要打我的说。

 

佐助,我好想你啊,

真的……真的……好想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鸣人   周日,雨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雨还在下你仔细听啊

是我的思念滴滴答答

滴入你的心告诉你我在想你

 

 

「佐助:你还好吗?今天雨下的好大啊,我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…我叫你了,叫了好几声,你听见了么,你听见了吧。雨声真的好大啊,哗啦啦的,我的声音都听不见了………

 

佐助,

佐助…好想你啊。

好想见你啊。

真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鸣人    周日,大雨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远远的无关的人不经意逃避着

轻轻的像不像话题被谁提起了

 

 

“叮玲玲玲玲” “喂,咳咳,小樱,有什么事么?”“鸣人,今天晚上毕业聚餐,就我们平时的几个,你出来么?出来吧,鸣人” 听着小樱强装欢快的语气,想拒绝的话语没能说出口,“嗯,好的,时间地点晚上打电话吧,嗯,不会忘记的,知道了,嗯嗯,你好啰嗦啊小樱,好的,晚上见。”

 

“鸣人!这里!”井野起身招手,“不好意思啊,我来晚了,睡过头了”鸣人笑着摸了摸头。眼底一片青色,胡须虽然被刮过显然刮的人不太用心,好几处刮伤的地方。大家也心照不宣的缄默,“我就知道!你这个迟到王!再不来我们都要吃光了,看你吃什么!” “小樱,头要戳破了!我错了,下回不敢了。我好饿,让我吃饭吧。”“吃吧吃吧,我都饿死了,小樱还说鸣人不来不准吃,鸣人,你看我都饿瘦了”丁次边动筷子边说着“哈哈哈哈,丁次,你这还瘦?别开玩笑了,人家鸣人比你瘦多了………”牙刚说完就觉得自己不应该开口的。“说什么呢!牙!这样的鸣人更有型了,你给我闭嘴!”天天边说边打,牙被打的连连求饶,这顿散伙饭就像平时一样打打闹闹的过去了。

“啊,吃饱啦,谢谢你啦,小樱,超级撑的说”鸣人笑嘻嘻的摸着肚子,“瞧你那饿死鬼投胎的样子,撑死你算了。今天天气挺好的,现在都没有黑,你早点回去,你又喝了点酒,我送你回去吧,也不远”小樱担忧的看着鸣人,“开什么玩笑!我一个大男的让女生送我,太没面子了,你还是送他们吧”鸣人指了指小樱身后那群醉鬼“我先走了,拜拜”边走边招手。

 

 

 

 

 怎么会没人记得是不是我疯了

那雨别停了能否算爱着

 

 

差点撑不下去。

“呕呕……呕……呼……咳咳,不该吃这么多的。”“佐助………今天的雨好大啊,耳边全是雨声,全都是啊………”

 

“吊车尾的!你又喝这么多!社团就你一个人吗?都灌你你不会拒绝啊!真是个大白痴啊!”佐助看着眼前紧紧抱着自己还动手动脚的金毛“佐助助助助,亲一个,木~,亲一个嘛”“走开啊!大白痴!身上很丑啊!快点滚去洗澡啊!”连托带拉的把人塞进了浴室,关门准备出来时被猛的一拉,瞬间就被抵在浴室墙壁。“佐助,好想你啊,”手抚上红润的唇,一点,一点。

“佐助!”鸣人猛的惊醒。怔了一会,看着窗外大片的阳光洒在床上。“佐助,昨天去了毕业聚会,就我们那几个人啊,虽然很开心可是他们都不怎么说话,他们不想提起你,我知道的,为我好啊,可是这样子,这样我都觉得你好像被遗忘了一样的说啊”紧握的拳头无可奈何的慢慢松开。

“佐助,雨还是没能停下来啊。”

 

 

 

 

雨还在下像在说话

他敲打我的窗叮叮当当

恋爱的季节勉强不如放下

 

「佐助:你还好吗?毕业找了好久工作的说,现在的工作都不太好啊,你猜猜我现在在做什么工作?哈哈哈绝对猜不到的说哦,因为,我是老师啦!你肯定不相信,嘿嘿,毕竟我吊儿郎当的,现在变的很不一样了,你看了肯定超惊讶!唉,当老师也不好,现在的孩子们啊,又调皮又早恋,现在也明白了伊鲁卡老师的不容易,哈哈哈。

 

佐助,我好想你啊。

想……抱抱你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鸣人   周日,雨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雨还在下你听得见吗

是我的思念滴滴答答

滴入你的心就会想起我

 

 

「佐助:你还好吗?我很好的。今天校长纲手婆婆说我老大不小了,非要我去相亲,我听到都要笑死了,哈哈哈哈说出来让你笑笑,平时的你都皱眉,都替你的眉毛心疼。今天下雨了,出门的时候都忘记带伞了,哈哈哈,到学校都成落汤鸡了。但是啊,我听见了!听见你和我说话了!还是那样想揍我的语气,下回会记得带伞的说,不会忘记啦!

 

佐助,我好想你啊。

每天,

每天,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鸣人   周日,大雨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雨还在下像在寻你

它敲打我的窗说找不到你

这样的季节就会特别想你

 

 

「佐助:下雨了。陪我说说话吧,佐助。

好多雨声啊,你听到了么。他们在说话啊!佐助,你听看了吗!他们在说……

 

我好想你。

听见了吗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鸣人     周日,大雨」

 

 

 

雨还在下你仔细听啊

是我的思念滴滴答答

还能去屋檐下等你吗


陪你到天亮

写这篇文纯属意外,不因为别的,主要是自己实在是小学生文笔,....[葛优躺沙发

要提一下,遵循原著,各自成婚(意义不明)

还有就是自己觉得薛式be情歌很好才怪啊,听着心痛嗷嗷嗷!(排版吃屎人物ooc错别字都是我的锅)


bgm - 你还要我怎样 - 薛之谦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停在了這條我們熟悉的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把你準備好的台詞全念一遍

 

结束旅程的佐助刚回到木叶便遇到某个吊车尾。以及身边可爱的女孩,那是雏田。从小对着鸣人说话就结巴脸红,旁人一看就懂。一条街开外的他们与周围的人群融合,看起来是如此的自然。

“佐助~~~!这里这里!”松开雏田的手加快几步走了过来,“佐助~~~为什么外出旅行都不和我回信的说!超担心你的说!你不能这样子啊!也不让我用分身去找你,你不知道,当火影超级无聊的说!鹿丸就会压榨我,好苦啊啊啊啊,都没有时间出来玩的说”“………”佐助看了看眼前这个当了火影仍旧吊车尾的鸣人,放弃了找他晚上去喝一杯的冲动。“佐助君回来了,旅行还好吗?”雏田在一旁红着脸小声的说着。“还好,谢谢。”  “佐助!干嘛不理我啊!心好痛的说!哦哦哦哦哦!对了!早上还想着回家后你寄信让你回来的说,没想到你已经回来了,那就现在说吧,佐助,我要结婚啦,嘿嘿,已经确定好久了,就差你没通知了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居然是最后通知的说,谁叫你一直不回复我的信件啊!你别想逃…………………”佐助看着面前鸣人的嘴,一张一合,鸣人在说什么?…………哦,他要结婚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還在逞強 說著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也沒能力遮擋 你去的方向

 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吗,恭喜了,新娘是…” “雏田啊,嘿嘿,以前的我应该是个笨蛋哈哈哈,在你旅行的那段时间我才发现……………我都不好意思了哈哈哈哈哈,我们的婚礼…你可别想赖掉…别忘记了!”  “好的,我知道了,你很吵啊,吊车尾的。恭喜你,雏田,祝你们幸福”从未觉得嘴角向上弯的如此艰难,在看到鸣人和雏田紧握的双手时。“谢谢你,佐助君,收到你的祝福,我,我非常的高兴,你是鸣人最好的朋友,听到你的祝福真的非常高兴!。”握着的手紧了紧,脸更红了起来。朋友,是啊,天长地久的朋友.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至少分開的時候我落落大方

 

佐助拿出包装精良的小礼盒,“就当作之前的订婚礼物,旅行时看到的一些小东西,应该不会讨厌的。”雏田打开橙黄色的外盒,里面是精心雕琢的一小块漩涡标志的暖玉,静静的卧在绸缎之上。“不,不行的,佐助君,这太贵重了,不可以的”雏田红着脸紧张说着,“哎哎哎,我看看,哎呀!真好看的说,小佐助,想不到你还有这个兴趣的说,嘿嘿~”鸣人挑着眉看着佐助坏笑,“错过了你们订婚我表示很遗憾,而且这也没什么,希望你们不要嫌弃。啰嗦死了,你个吊车尾的”佐助看着雏田因为自己的话更加的脸红,嘴里不住地说着谢谢,非常感谢他的祝福之类的话。

嗯,很完美的一个画面,佐助在心里默默的说。

“鸣人,那我先走了,回去要收拾一下情报,再见。…………我不会忘的。”说话的同时脚已经动了起来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後來都會選擇繞過那條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又多希望在另一條街能遇見

 

 

回村的第二天报告完情报后还有些空余时间,想着昨晚还未做完的清洁工作便加快了步伐。还是买些食物回去吧,一抬头发现前面是拉面摊……看着帘子里面正在吃拉面的小孩,佐助默默的停下了脚步,呆了半晌。“呵,成年人就是喜欢回忆么,有够无聊的。”低下眼帘嘲讽了一番。回到家后将手上新鲜的番茄和番茄汁放入冰箱,打开打包回来的拉面,看着坨成一团的面随着热气散发出一股熟悉的味道,“啧,这么难吃的东西也能叫‘最喜欢的’………其实,也还行吧,也没有到难以下咽的地步嘛。”

热气慢慢飘散,只有碗底的一乐二字证明着它们曾经的存在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思念在逞強 不肯忘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怪我沒能力跟隨 你去的方向

 

“佐助!为什么,为什么跟随大蛇丸!”  “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心啊!佐助!我们是朋友的说!我不会丢下你不顾的!”  “佐助!我已经理解了你的感受,你这么痛苦,我也很痛苦的说…一起承担不行么!”  “佐助!我不会让你死的!要死就让我们一起死的说!就算这样我也要把你带回木叶!”   “佐助!”  佐助猛的睁开了眼睛,望着窗外暗淡的月光,身体里还回荡着那撕心裂肺的喊叫,有什么东西要从心里钻出来了。佐助抬手遮住眼帘。

起身下床喝水,不小心撞到了旅行包,倒下的包露出里面一扎扎信件,在月光下字迹依稀可辩「佐助亲启」。

 

「 若越愛越被動 越要落落大方」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還要我怎樣 要怎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突然來的短信就夠我悲傷

 

转眼便到了第七代目的婚礼。街上的气氛非常热闹,大人们脸上的喜悦与信任,小孩子的嬉戏,佐助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格格不入。看了看身上的服饰,应该没什么不妥。眼下淡淡的青色也应该没什么太大的影响。

“叮”刚从浴室出来的佐助听见了手机短信的声音,随着擦拭的头发仍旧有水珠滑下。【佐助!!!我的婚礼一定要准时过来的说!不要忘记了!(=^x^=)要穿的好点的说!你是伴郎!也不要穿太好!你那么帅,要抢我风头就不好了!嘿嘿,我擅自决定,不要拒绝啊ಠ_ಠ一生就一次嘛!———鸣人

“知道了…………大白痴”。

 

  「    我沒能力遺忘 你不用提醒我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哪怕結局就這樣     」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還能怎樣 能怎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最後還不是落得情人的立場

 

 

“佐助,你真的不打算装义肢的说?其实挺好的,你看我的” 鸣人加快几步走在佐助身侧“不想装” “可是,可是今天出任务的时候不是……不是……”鸣人挡在佐助面前越说越小声,“怎么?你这个吊车尾哪来的信心说我?别小看宇智波,吊车尾的。让开”佐助拉开面前的黄毛继续走着。任务报告完毕后鸣人依旧继续叨叨叨,“小佐助啊,你看看我,虽然现在还不太习惯的说,偶尔还有点不听使唤的说,要和冈手婆婆和小樱说说啊,不不不不不,还是别和小樱说了,不然我又要挨揍的说…………啊哈哈,跑偏了,佐助?诶?人呢?”鸣人猛的转头看见佐助距离自己有些远了,佐助招了招手,做了一个‘过来’的口型。“怎么了佐助?”鸣人的手在佐助脸前晃了晃,“去喝酒吧”佐助伸手打掉脸前的手。“诶诶诶诶诶?真的嘛?哈哈哈好啊!想了好久的说,就怕你不愿意,嘿嘿,”。今天的居酒屋人尤其得多,平时都挺冷清的说啊,完了!佐助估计不想喝了呜呜呜,鸣人看了看被人塞满的居酒屋和佐助的黑脸。“欢迎光临,两位嘛?二位开的刚好,还有最后的两个位置呢!”服务员热情的看了看眼前的两个帅哥,而且是在情人节这一天,今天上班真好呀!

“额…佐助,还喝……么?”鸣人 “行吧”佐助径直走到空位置,落座,点菜。动作一气呵成,鸣人感觉自己有点中幻术的感觉,摇了摇头笑眯眯走了过去“佐助,我们今天不醉不归的说!来来来,服务员,麻烦点餐的说”

“嗝,佐助…佐助?醉了吗,哈哈,酒量不行的说啊,那就回去吧,服务员,麻烦结下账”

即便是接近半夜,街上还是有些情侣相伴而行。“啊…这么晚了街上还有人啊”鸣人扶着佐助摇摇晃晃的往家走去。

“佐助助助,你好重的说啊”说着两人一起栽倒在床上。半个身子被压着,手被微凉的另一只手紧紧抓着。“佐助?你醒…” “别走……留下来……不要……留我……一个人……”。鸣人看着佐助紧簇的眉和周身的酒气,“别走…………我只有你了。鸣人。” 伸出的手停在脸前,握紧,最终放下。

 

  「  你從來不會想 我何必這樣  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婚礼非常的热闹。年轻的七代目和日向家的公主,被村里的人连连称羡,真是般配啊!七代目那么好的人就应该配一个这样的女孩。场面在新娘和新郎异口同声的‘我愿意’

 中达到了高潮,天空中的鸣炮声怕也是遮不住众人的欢呼声。

婚宴上被各种灌酒的鸣人顶着张红过头的脸来到同期老朋友们面前,“啊,你们别再灌我了,喝不了的…嗝,哈哈,佐助,来,我们俩干一个!谢谢你啊!”“鸣人,恭喜你,百年好合”佐助举了举喝空的杯子,扯了扯嘴角。

“哈哈哈哈,佐助你比我想的能喝啊!上回都………

哈哈,哎呀,佐助,你什么时候开始啊?你看看我们同期的他们,一个个都不像话,那么早就结婚,我都是晚的了,”鸣人醉醺醺的自顾自的念叨。“鸣人,你的新娘在叫你,看那边”顺着佐助指的地方看到了雏田示意他该给大名们进酒了,看着鸣人笑着离开的瞬间,佐助好像看见鼬在秽土转生后戳着他额头离开的样子。也好,这样的幸福是你们应得的。

 

愛你到最後 不痛不癢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後來我的生活還算理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沒為你落到孤單的下場

 

 

后来佐助结婚的时候是鸣人最为后悔的十件事情之一,因为他没当上伴郎。

 

佐助会和小樱结婚是大家最为诧异却也是情理之中事情。诧异的是从小喜欢的男神最终成为自己的丈夫,而情理之中他俩也是应该在一起的。那是很久之前在同期同伴里一直流传的一句话“鸣人为自己最喜欢的女孩追回了她最爱的人。”那时说着只是为了调侃,现在说出来应该会得到不少人嫉妒。井野在婚礼那天都调侃他们俩,“小樱,真是人生赢家啊!唉,爱你的,和你爱的都拥有了,羡慕啊,哈哈哈哈,看我今天不灌醉你。”

佐助特意挑了鸣人去五影会谈日子,也明确告诉鸣人,“如果他本人来不了的话那就不要来了,我不喜欢影分身,之后会有录像你不用太担心”。弄得鸣人沮丧了好几天,鸣人想去问问小樱能不能换个时间结婚…想到这个想法之后就觉得自己会被打飞出木叶便作罢,耷拉着脑袋去了五影会议。

婚礼定在了中午,早起的佐助出门取烫好的定制婚服。回到家将衣服挂好,看着打包回来的拉面,热气氤氲了周围的空气。

摸着身上挂着的护额,指腹慢慢摩擦过上面细小的划痕,最后将护额解下放入抽屉。

换上新郎服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“我从来没有变过………鸣人,那你呢。”

 

佐助看时间差不多了,一开门就看见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旧友们,一路被推搡着进了小樱的家门。空落落的餐桌上只留下一个带着一乐标志的大碗。

 

佐助不是没有想过,那时候一路大喊着‘要死一起死’的鸣人还在不在,甚至还想问问他还想和自己一起死吗。后来在听到鸣人结婚的消息后被自己嘲笑了一番,觉得自己可能之前都还没有长大,不然怎么可能还想着这么异想天开的事情。

 

鸣人回来也是几天后了,看过录像之后更觉得自己应该派个分身回来偷偷的看。录像中小樱和佐助都是幸福的样子。

“我做到了啊”鸣人望着录像呢喃。

 

 

 

结婚当晚,佐助做了一个梦。小时候两人的吵吵闹闹,年少时的追逐,后来的平平淡淡。

最后看见已经到垂暮之年鸣人向他招手,‘佐助,我们一起去旅行吧’,看着那逆光的手,佐助慢慢的牵了上去,看着黄毛脑袋的人颤颤巍巍的走着。

“走吧。鸣人。”明知是梦,也想和你一起去游览这个世界,这也是我曾经所想。至少能陪你到天亮。

 

「我還是沒猶豫 就隨你去天堂

      不管能怎樣 我能陪你到天亮」

 


🙉🙉🙉我发现自己看文要么甜要么肉,怎么写出来的全是be???还能不能好了?!【葛优躺沙发

前天和基友(火影粉)说起了火影,我的看法和一直以来的疑惑,然后,最后还是被基友的一句话怼萎了。🙉(我不听我不听)。【你不是作者,他可能想的没你深。】(万箭穿心……

我可能真的不明白吧。😭叔鸣佐原著真是心酸的不行。

都不知道脑袋里重复了多少次我们的相遇。相遇。相视。想抱你。真的好想抱抱你。

萝卜!!!!!(#/。\#)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美即美了,更添一分盎然